新闻中心
与您分享最新动态
英派药业:礼来亚洲看好、君实生物助力,合成致死将成靶向抗癌下一竞争高地?
2021-11-04

动脉网:“您在药物研发、技术转让、许可和业务拓展、风险投资、创业和公司融资等方面有超过20年的经验。凭借这些经验和成就,您完全可以自己创办一家公司或者继续在大型企业担任领导。是什么让您放下原来的荣光,选择加入一家初创生物公司呢?”

 

英派药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包骏博士:“2016年,中国创新药物开始蓬勃发展,在大环境的鼓励下我也一直想要为国内的生物医药创新做点儿事情。当时我对合成致死有极大兴趣,认为它在未来会是一个比较有前景的发展领域。

 

“当时,英派药业恰好是一家有PARP抑制剂刚进入临床不久的初创公司。我想以PARP抑制剂为中心建立起合成致死管线,所以,对合成致死领域的看好是我选择英派药业最本质的原因。

 

“其次,在我选择加入英派时,它就已经开始搭建自己的临床团队,可极大提高后期药物开发的效率。我在BD领域积累了多年的经验,和不少基金机构也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在我加入英派之前,礼来亚洲基金和德诚资本完成了对公司的新一轮融资,让我在未来1-2年内能够更加专注于公司业务发展。

 

“天时地利人和,我计划加入后通过BD途径对英派进行合成致死产品线的扩充,带领这家‘小而精’的企业做出‘小而美’的产品,对我来说,值得一试。”

 

合成致死的魅力为何如此之大?能让礼来亚洲基金、君实生物、数位业内科学家选择支持与加入呢?让我们从这家专注于以合成致死作用机制研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靶向抗癌创新药公司英派药业说起。

 

 

合成致死:可应对“不可成药”基因,或可克服耐药性问题

 

英派药业于2009年成立于南京,2014年通过礼来亚洲基金和药明康德的支持开始加速发展,并把总部搬到了上海,以开发best-in-class的靶向抗癌药物为方向,很快便把第一个化合物PARP抑制剂推进了临床,同时在其它DDR相关的靶点也开始了研发。

 

2018年包骏博士加入英派之后,确立了公司的研发方向——专注开发合成致死(Synthetic lethality, SL)领域的靶向抗癌新药。

 

合成致死是指两个非致死基因同时被抑制导致细胞死亡的现象。即,有特异基因A突变的癌细胞,会对互补基因B的通路更为依赖,在抑制基因B后,癌细胞将被杀死,而正常细胞不受影响,因此这个互补基因B可以作为治疗靶点用于研发新药。

 

利用合成致死机制,能够间接靶向许多肿瘤特异的突变,其中包含部分传统所说的“不可成药”常见致癌基因,这将极大地扩充肿瘤治疗药物靶点。

 

此外,合成致死还具有潜力克服由常规靶向疗法中常见的新突变引起的治疗耐药性问题,以及针对合成致死靶点的疗法可与采用其他机制的疗法形成互补或协同的抗癌作用。合成致死应用于药物开发,以特异性地杀死具有某些突变(例如DNA损伤修复缺陷)的癌细胞,开辟了靶向抗癌治疗的新方向。

 

目前,英派以DNA损伤修复通路(DNA damage response,DDR)自主研发产品为基础,构建了全球生物医药公司中覆盖面最广的DDR产品组合之一,并且正在逐步拓展到更多的全新的合成致死靶点。

 

癌细胞通常具有一条或多条DDR通路缺陷。当癌细胞存在DDR通路缺陷时,它们会对其他互补的DDR通路高度依赖,此时如果进一步抑制互补的DDR通路,将造成合成致死,杀死癌细胞。

 

 

礼来、君实支持,数位从业超20年科学家加入

 

这样一个具有前景的领域自然不乏投资机构的看好。2014年至今,英派已完成过三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礼来亚洲基金、德诚资本、华岭资本等知名机构。

 

此外,英派药业还与君实生物达成战略合作,于2020年在中国上海成立合资公司。双方共同合作进行IMP4297(Senaparib)项目在国内多种适应症的临床试验和商业化准备等。依托于君实生物成熟的临床和商业化资源,英派将能以更高的效率最大化发掘候选药物的临床与商业价值。

 

除了外界专业的助力外,英派本身也具有一支专业能力强劲的核心团队。

 

CEO包骏博士曾任珅奥基医药公司资深副总裁兼首席商务官、葛兰素史克全球业务发展总监兼中国区主管,Onyx企业发展和融资规划总监,百华协会董事,在行业内有超20年经验。

 

除了包博士之外,公司的其他科学家也都具有多年研发经验和管理经验。

 

英派药业常务副总裁兼首席科学官田野博士,曾在Parke-Davis, 辉瑞及Transtech Pharma公司历任研究员、副总监及资深科学家,参与的多个新药开发项目均已进入美国临床2期,在新药开发和项目管理方面有超25年的丰富经验。

 

常务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蔡遂雄博士,曾任EpiCept, Maxim及Cytovia公司资深总监,参与Parke-Davis公司的NMDA和AMPA受体拮抗剂、BioChem Pharma公司的Crolibulin、 Myriad Genetics公司的Azixa等多个新药开发合作项目,在药物设计、新药开发和项目管理方面有超过25年的丰富经验。

 

高级副总裁兼首席医学官谢志逸医学博士,曾任Aslan首席医学官并主导多个临床试验,也曾在诺华肿瘤担任医学顾问,还曾在台北荣民总医院担任医生,在肿瘤内科、血液科和临床试验管理领域拥有超过10年的经验。

 

此外,英派还有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医学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等数名国际专家坐镇科学顾问委员会,公司整体的研发人才比例达70%。

 

 

基于DDR自主研发平台,实行靶点“三步走”研发战略

 

在各方支持下,英派基于DDR自主研发平台,实行“三步走”的多靶点全面布局战略。

 

第一步“立”,英派首个研发项目IMP4297(Senaparib)便立足于PARP这一已被临床验证的成熟靶点,减少新药研发风险;

 

第一步“霸”,在DDR领域进行多靶点全面布局,包括Wee1、ATR、ATM等已被科学验证的热门靶点,对化合物的独特设计使其具有更高选择性,确保公司产品靶向更多的肿瘤类型,为内部联合治疗提供更多可能;

 

第三步“拓”,逐步拓展到更多的合成致死新靶点,进一步丰富产品管线。

 

针对以上发展策略,英派目前已对外公布多个在研产品,靶点涵盖PARP、Wee1、ATR、ATM、Chk1/2、DNA-PK、Hedgehog以及未披露靶点,适应症有卵巢癌(一线维持疗法,单药)、卵巢癌(三线及以上,BRCA突变人群,单药)、去势抵抗型前列腺癌(单药)、小细胞肺癌(联合用药)等。

 

从项目布局来看,英派药业的DDR产品组合覆盖广泛,是少数同时拥有PARP与其他DDR产品的生物技术公司,产品管线极大地方便了内部产品联合用药。以PARP抑制剂作为核心资产,英派药业已开展多项联合用药研究。

 

从项目结果来看,英派药业的多个在研产品显示出更高的选择性和更低的毒性,为联合用药以取得更好的疗效以及探索更多适应症奠定了基础。

 

除了项目的靶点布局极大方便内部产品联合用药外,英派还有一个特色:对化合物从源头的独特设计。不同于许多me too或者me better药物通常会选择在已有的化合物基础上进行修改,英派选择在前期会花更多功夫从源头设计化合物。对化合物的独特设计使其具有更高活性和选择性,确保公司产品靶向更多的肿瘤类型。虽然会花多一些时间,但是磨刀不误砍柴工。

 

 

重点项目进展顺利,每年保持一个新产品进入临床

 

目前,英派的核心项目IMP4297(Senaparib)多项临床研究在全球开展,进展顺利。根据已经披露的数据来看,Senaparib基于全新的化学结构,对BRCA(乳腺癌基因)突变肿瘤细胞株的抑制效力比奥拉帕利强15-20倍,选择性高8.5倍。

 

Senaparib显示出更宽的治疗窗口和更优的耐受性和安全性,具有适用于长期用药治疗(如维持治疗)和联合治疗的潜力,预计明年可能有相关临床研究会进行中期分析。

 

除了PARP抑制剂将在未来不久有重大突破外,英派的Wee1抑制剂目前也进入I期临床,预计后年将有II期临床的结果。在ATR靶点方面,IMP9064单药治疗以及与PARP抑制剂Senaparib联合治疗近期已在美获批I/II期临床。

 

可以看出,在临床推进方面,英派药业始终保持着每年有一个新产品进入临床的发展节奏。

 

提及发展愿景,包骏博士说道:“未来,英派将始终以推进临床进度为短期的主要工作方向;从公司长远发展情况来看,继续融资、扩大团队也将同步跟进,并希望在两年内在资本市场实现IPO计划。从产品发展来看,未来三年中可能将有产品获批上市,英派届时也不仅只局限于药物研发,在销售以及生产方面也将逐渐搭建场地和团队。在将来,我们希望能够成为一家从早期研发到产品市场的销售都配备齐全的‘小而精’的生物公司。”

 

新闻推荐

Copyright (c) 2013 IMPACT Therapeutics.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 10223379号 苏公网安备 32011202000351 隐私声明 法律声明